柴胡功效(作用與主治)


柴胡圖片

柴胡


柴胡圖片

柴胡的原態圖片

柴胡的成品圖片


柴胡別名

記載「柴胡」別名:地熏、茈胡、山菜、茹草、柴草


柴胡別名

《中藥大辭典》記載「柴胡」別名:地熏、茈胡(《本經》),山菜、茹草(《吳普本草》),柴草(《品彙精要》)。


柴胡來源

記載「柴胡」的來源:藥材基源:為傘形科植物柴胡或狹葉柴胡的根。

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:1.Bupleurum chinense DC.2.Bupeurum scorzonerifolium Willd.

采收和儲藏:春、秋挖取根部,去淨莖苗、泥土,曬乾。


柴胡來源

《中藥大辭典》記載「柴胡」的來源:為傘形科植物北柴胡狹葉柴胡等的。舂、秋挖取根部,去淨莖苗、泥土,曬乾。


柴胡主治

記載「柴胡」功能與主治:解表退熱;疏肝解郁,升舉陽氣。主外感發熱;寒熱往來;瘧疾;肝郁脅痛乳脹;頭痛頭眩;月經不調;氣虛下陷之脫肛;子宮脫垂;胃下垂


柴胡主治

《中藥大辭典》記載「柴胡」功能與主治:和解表裡,疏肝,升陽。治寒熱往來,胸滿脅痛,口苦耳聾,頭痛目眩,瘧疾,下利脫肛,月經不調,子宮下垂。


柴胡用法用量

記載「柴胡」用法用量:內服:煎湯,3-10g;或入丸、散。外用:適量,煎水洗;或研末調敷。


柴胡用法用量

《中藥大辭典》記載「柴胡」用法用量:內服:煎湯,0.8~1.5錢;或入丸、散。


柴胡食用方法

  1、柴胡粥疏肝解郁

  柴胡10g,大米100g,適量的白糖。把柴胡擇淨,放進鍋裡,加清水適量的,水煎取汁,加大米煮粥,待熟時調入白糖,再煮一,二沸即成,每天一至兩劑,連續三到五日。

  2、柴胡青葉粥帶狀皰疹食療

  大青葉9g,柴胡9g,粳米30g,適量的白糖。把大青葉,柴胡加水250ml,煎到200ml,再將粳米,白糖加入煮為稀粥。每天一劑,連續服用5到6日。

  3、柴胡蓮藕片疏肝清熱

  疏肝解郁蓮藕200g,綠豆芽150g,番茄50g,柴胡5g,山楂10g,醋,白糖,鹽各少量。把柴胡,山楂水煎去渣取汁50ml,再把糖,醋,藥汁,鹽混勻;將藕切成片,放進汁中浸泡10分鐘,用大火將藕片炒熟,加上味汁略煮出鍋,裝盤,綠豆芽炒後圍在四面,再點綴上生番茄片。

  4、柴胡疏肝粥理氣寬中

  和解退熱香附子,柴胡,白芍,枳殼,川芎,甘草,麥芽各10g,粳米100g,適量的白糖。把上七味藥煎取濃汁,去渣,粳米淘淨和藥汁同煮為粥,加入白糖稍煮就可以。每天兩回,溫熱服。比較適用於肝郁氣滯之脅痛低熱。

  5、柴胡湯 

  柴胡(12g)、黃芩(9g)、人參(6g)、半夏清(9g)、甘草炙(5g)、生薑切(9g)、大棗擘(4枚)。

  用法:上七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去滓,再煎,取三升,溫服一升,日三服。

  主治:

  1.少陽病證。邪在半表半里,症見往來寒熱,胸脅苦滿,默默不欲飲食,心煩喜嘔,口苦,咽干,目眩,舌苔薄白,脈弦者。

  2.婦人傷寒,熱入血室。經水適斷,寒熱發作有時;或瘧疾,黃疸等內傷雜病而見以上少陽病證者。

  3.失眠病機是陰陽不交,陰陽不相協調,小柴胡湯以調和陰陽,從而達到治療的目的。可樞轉少陽之機,使陰陽之氣流轉通暢,開合有度,則人能入眠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的功效與作用《中藥學》

【藥用】本品為傘形科植物北柴胡或狹葉柴胡等的根或全草。

【性味與歸經】苦,平。入心包絡、肝、三焦、膽經。

【功效】解表,退熱,疏肝解郁,升舉陽氣。

【臨床應用】1.用於感冒、發熱等症。

柴胡功能解表,治療感冒常與葛根、羌活等同用。

2.用於寒熱往來、瘧疾等症。

柴胡有較佳的退熱作用,邪在少陽、寒熱往來,常與黃芩、半夏等同用(如小柴胡湯);對瘧疾症,柴胡又可與草果、青皮等配伍應用。

3.用於肝氣鬱結、脅肋疼痛、月經不調等症。

柴胡既具良好的疏肝解郁作用,又為疏肝諸藥之嚮導,是治肝氣鬱結之要藥。對?肋疼痛無論內由肝郁、外因傷僕皆可應用;凡見肝氣鬱結所致的月經不調或痛經等,均可與當歸、白芍、香附、郁金等藥同用。

4.用於氣虛下陷、久瀉脫肛、子宮下垂等症。

柴胡藥性升浮,配黨參、黃耆等補氣藥物,對氣虛下陷的久瀉脫肛、子宮下垂等症,有升舉陽氣作用。

【處方用名】春柴胡、軟柴胡、南柴胡、細柴胡(生用,用莖葉者)

硬柴胡、北柴胡、秋柴胡(生用,用根者)

鱉血拌柴胡(用鱉血、陳酒拌勻,主要用於虛熱病症。)

【一般用量與用法】一錢至三錢,煎服。

【按語】1.柴胡一藥,具有輕清升散,又能疏洩的特點。既能透表退熱、疏肝解郁,又可用於升舉陽氣。因此,它在臨床上是一味既可用於實症,又可用於虛症的藥物。由於配伍不同而可發揮它各種不同的功效,如:配葛根、羌活,則發汗解表;配黃芩、青蒿,則透表洩熱;配常山、草果,則截瘧退熱;配香附、郁金,則疏肝解郁;配黨參、黃耆、白朮、升麻等,則升舉陽氣。但陰虧津少及肝陽上亢者不宜應用。

2.柴胡與葛根,輕清升散的功用相近似,故在解表退熱時常同用。但各有特長,柴胡能疏肝解郁,配益氣藥可升陽舉陷,用於子宮脫垂、脫肛,然無生津解渴之功;葛根有生津止渴作用,能生發清陽,用於水瀉,然無疏肝解郁功能。

【方劑舉例】小柴胡湯《傷寒論》:柴胡、黃芩、半夏、人參、甘草、生薑、大棗。治寒熱往來,胸脅苦滿、心煩喜嘔、口苦咽乾等症。

四逆散《傷寒論》:柴胡、白芍、枳實、甘草,治肝氣鬱結,胸脅脘腹疼痛,或兼有洩瀉。

消郁散(原名逍遙散)《和劑局方》:柴胡、當歸、白芍、白朮、茯苓、甘草、薄荷、煨生薑。治肝氣抑鬱、血虛火旺、頭痛目眩、兩脅作痛、月經不調。

清胰湯(天津南開醫院方):柴胡、黃芩、胡黃連、白芍、木香、延胡、生大黃、芒硝。治急性胰腺炎、腹中陣痛或串痛、拒按、口渴、便秘、尿赤等症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的副作用與禁忌《本草害利》

〔害〕柴胡為陰,必陰氣不舒,致陽氣不達者,乃為恰對。若陰已虛者,陽方無倚而欲越,更用升陽發散,是速其斃矣。故凡元氣下脫,病屬虛,而氣升者,忌之。嘔吐及陰虛發熱,火熾炎上,不因血凝氣阻為寒熱者,近此正如砒鴆之毒也。瘧非少陽經者勿用。治瘧必用柴胡,其說誤解。惡皂角,畏女菀、藜蘆。

〔利〕苦微寒,入肝、膽、三焦、心包四經,為少陽表藥,故治瘧發表和裡退熱,主清陽上行;解郁調經,宣暢氣血,主陽氣下陷。治上焦肝氣,前胡半夏為使;行三焦膽經,黃芩為佐;行心包肝經,黃連為佐。

〔修治〕二月八月採得,去須及頭,用銅刀削去赤薄皮少許,以粗布拭淨,切用。勿令犯火,立使無效也。酒炒則升,蜜炒則和。按柴胡有二種︰色白黃而大者,為銀胡,以勞瘧骨蒸虛勞疳熱;色微黑者,以解表發散。本經無分別,但用銀州者為最,則知其優於升散,而非除虛熱之藥明矣,衍義所載甚詳,故表而分之。

〔附錄一〕李中梓雲︰柴胡,少陽經半表半里之藥。病在太陽者,服之太早,則引賊入門;病在陰經者,復用柴胡,則重傷其表。世俗不知柴胡之用,每遇傷寒傳經未明,以柴胡湯為不汗不吐不下,可以藏拙,輒混用之,殺人不可勝數矣。勞證惟在肝經者用之。若氣虛者不過些小助參,非用柴胡退熱也。若遇勞證,便用柴胡,不死安待。惟此一味,貽禍極多,表而出之。

〔附錄二〕溫病忌用柴胡論(山陽丁壽昌撰)溫病四時皆有而春令尤甚。經雲︰冬傷於寒春必病溫。

凡冬令受寒,即時發者為傷寒;不即時發,留連於經絡,至春則寒化為熱而為病溫。傷寒者,傷於寒也,是為陰傷陽,當助其陽,治以辛溫。溫病者,傷於溫也。是為陽傷陰,當救其陰,治以甘寒。凡溫病初起或外感風寒,如荊防薄杏之類不妨少用,而佐以甘寒之品,清熱養陰。外感本輕,而身熱不退、或初起脈洪、口中作渴,則是溫病而非傷寒。一切辛溫解表之藥,皆不可用。輕者用桑菊飲,重者用銀翹散,溫病夾有斑疹者用犀角地黃湯,口渴脈洪壯熱日甚者用白虎湯,脈虛者加人參,舌有芒刺、身熱脈沉、神昏譫語、六七日不大解者用大小調胃承氣湯。視人之強弱,病之緩急,酌量用之。此在淮陰吳鞠通先生所撰《溫病條辨》中言之最悉。醫家但留心此書,按症服藥,自無差謬。《溫病條辨》中力戒溫病不可用辛溫發表,而柴胡為尤甚,何也?柴胡入足少陽,為發表升陽之劑。溫病初起,在太陽,而本病則在陽明,用柴胡則引入少陽,謂之誅伐無過。且當春少陽司令之際,人多病溫。溫病者,陽傷陰也。當救其陰,而反以柴胡升少陽之氣,益助其陽,陽火上騰,則陰水下涸。是以柴胡下嚥,則大汗神昏,遂成不治之症。汗者陰液。汗能亡陽,亦能亡陰。無汗而強發其汗,傷陰而重亡其陰。溫病用柴胡,殺人不旋踵。余目擊心傷,因撰此論以示人。惟願留心斯道者,不吝改過。普發慈心,少用一劑柴胡即多活一人性命。即不得已而用表散,柴胡之外,藥品尚多,治以辛涼,佐以甘寒,庶不至重傷其陰,致變他症。有病之家,亦宜慎重。凡藥用柴胡及辛溫發表重劑,皆棄而不用,亦保安性命之一道也。

〔附錄三〕案︰柴胡之有副作用,與不同品種之有毒性,近年來屢有報道。如《煤礦醫學》(3-4)

25,1980,載柴胡注射液過敏回應報告。《中華內科雜誌》(812)130-1979,藥物不良回應的綜合報道中,亦載柴胡注射液之毒性回應。又如《黑龍江醫藥》15:48,1978,談到大葉柴胡有毒,曾引起死亡事故。黑龍江祖國醫學研究所,曾有大葉柴胡毒性之探討,記載有三例因嚴重中毒而死亡。特附錄於此,提起有關方面注意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備要》

宣,發表和裡,退熱升陽

苦平微寒,味薄氣升為陽。主陽氣下陷,能引清氣上行,而平少陽、厥陰之邪熱(肝、膽、心包、三焦相火。時珍曰︰行少陽,黃芩為佐;行厥陰,黃連為佐),宣暢氣血,散結調經(昂按︰人第知柴胡能發表,而不知柴胡最能和裡。故勞藥、血藥,往往用之。補中益氣湯,逍遙散,皆用柴胡,取其和中,皆非解表)。為足少陽(膽)表藥(膽為清淨之府,無出無入,其經在半表半里,法當和解,小柴胡湯之屬是也。若病在太陽,服之太早,則引賊入門;若病入陰經,復服柴胡,則重虛其表。最宜詳慎)。

治傷寒邪熱(仲景有大、小柴胡湯),痰熱結實,虛勞肌熱(寇宗 曰︰柴胡,《本經》並無一字治勞,《藥性論》、《日華子》皆言補勞傷,醫家執而用之,貽誤無窮。時珍曰︰勞有五,若勞在肝、膽、心、心包有熱,則柴胡乃手足厥陰、少陽必用之藥;勞在脾胃有熱,或陽氣下陷,則柴胡為升清退熱必用之藥。惟勞在肺腎者,不可用耳,寇氏一概擯斥,殊非通論。昂按︰楊氏秦艽扶羸湯,治肺痿成勞,咳嗽聲嗄,體虛自汗,用柴胡為君,則肺勞亦有用之者矣。《藥性論》甄權著),嘔吐心煩(邪在半表半里,則多嘔吐),諸瘧寒熱(東垣曰︰諸瘧以柴胡為君,佐以引經之藥。李士材曰︰瘧非少陽經慎用。喻嘉言曰︰瘧發必有寒有熱,蓋外邪伏於半表半里,適在少陽所主之界。入與陰爭,陽勝則熱;出與陽爭,陰勝則寒。既純熱無寒,為癉瘧溫瘧,純寒無熱,為牝瘧,要皆自少陽而造其極偏。補偏救弊,亦必返還少陽之界,使陰陽協和而後愈也。謂少陽而兼他經則有之,謂他經而不涉少陽,則不成其為瘧矣,脈縱屢遷,而弦之一字,實貫徹之也。昂按︰瘧之不離少陽。猶咳之不離於肺也。談藪雲︰張知閣久病瘧,熱時如火,年餘骨立。醫用茸,附諸藥,熱益甚。孫琳投以小柴胡湯,三服脫然。琳曰︰此名勞瘧,熱從髓出,加以剛劑,氣血愈虧。熱有在皮膚、在臟腑、在骨髓,在骨髓者,非柴胡不可,若得銀柴胡,只須一服,南方者力減,故三服乃效也。時珍曰︰觀此則得用藥之妙的矣。昂按︰據孫氏之說,是柴胡亦能退骨蒸也),頭眩目赤,胸痞脅痛(凡脅痛,多是肝木有餘,宜小柴胡湯加青皮、川芎、白芍。又左脅痛,宜活血行氣;右脅痛,宜消食行痰),口苦耳聾(皆肝膽之邪),婦人熱入血室(沖為血海,即血室也,男女皆有之。柴胡在髒主血,在經主氣),胎前產後諸熱,小兒痘疹,五疳羸熱,散十二經瘡疽,血凝氣聚,功同連翹(連翹治血熱,柴胡治氣熱,為少異)。陰虛,火炎氣升者禁用。

銀州者根長尺餘,微白,治勞疳良。北產者如前胡而軟者良,南產者強硬不堪用。外感生用,內傷升氣酒炒用根,中及下降用梢,有汗、咳者蜜水炒。前胡、半夏為使。惡皂角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便讀》

柴胡

稟春氣以生升.轉旋樞機.主少陽表邪之寒熱.味苦寒而輕舉.通調上下.治厥陰熱蓄之譫狂.木郁達之.疏土暢肝散結氣.銀柴性似.涼瘀滌熱理疳癆.(柴胡得春初生發之氣以生.氣味雖微苦微寒.而力甚薄.故無降洩之性.而有生升之能.專入肝膽二經.能條達木郁.疏暢氣血.解散表邪.如同補藥.用以升舉清氣.從左而上.宜蜜炙用之.銀柴別有一種.從來注本草者.皆言其能治小兒疳熱.大人癆熱.大抵有入肝膽涼血之切.性味與柴胡相似.故上古所不分耳.柴胡之用在升散.若陰虛火炎.氣升咳嗽嘔吐等證.不可用之.惟宜於春月時邪風溫等證.內應肝膽者.最為相宜.銀柴胡出銀州.其質堅.其色白.無解表之性.雖同是用根.性味相仿.上古雖不分.究竟各有所宜耳.)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從新》

宣、發表和裡、退熱升陽、解郁調經.

苦微寒.味薄氣升為陽.主陽氣下陷.能引清氣上行.而平少陽厥陰之邪熱.(肝、膽、心包、三焦相火、時珍曰︰行少陽黃芩為佐、行厥陰黃連為佐、宣暢氣血.散結調經.人第知柴胡能發表、而不知柴胡最能和裡.)為足少陽膽經表藥.(膽為清淨之腑、無出無入、其經在半表半里、法當和解、小柴胡湯之類是也、若病在太陽、服之太早、則引賊入門、若病入陰經、復服柴胡、則重虛其表、最宜詳慎.)治傷寒邪熱.痰熱結實.心下煩熱.諸瘧寒熱.(東垣曰︰諸瘧以柴胡為君、佐以引經之藥、喻嘉言醫門法律雲︰瘧發必有寒有熱、蓋外邪伏於半表半里、適在少陽所主之界、入與陰爭、陽勝則熱、出與陽爭、陰勝則寒、即純熱無寒為癉瘧溫瘧、寒多熱少為牝瘧、要皆自少陽而造其極偏、補偏救弊、亦必還返少陽之界、使少陽而兼他經則有之、謂他經而不涉少陽、則不成其為瘧矣、脈縱屢遷、而弦之一字、實貫徹之也.)頭眩嘔吐.(邪在半表半里、則多嘔吐.)目赤胸痞脅痛.(凡脅病多是肝木有餘、宜小柴胡湯加青皮川芎白芍.)口苦耳聾.(皆肝膽之邪.)熱入血室.(沖為血海、即血室也、男女皆有之、柴胡在髒主血、在經主氣.)胎前產後諸熱.小兒痘證.能散十二經瘡疽血凝氣聚.功同連翹.(連翹治血熱、柴胡治氣熱、為小異.)陰虛火炎氣升者.禁用.產江南古城山.名齊界面者佳.(定遠縣出者亦好.)外感生用.內傷升氣酒炒用.凡治中及下降用梢.有汗咳者.蜜水拌炒.前胡、半夏為使.惡皂角.按柴胡所用甚多.今藥客入山收買.將白頭翁、丹參、小前胡、遠志苗等俱雜在內.謂之統柴胡.藥肆中俱切為飲片.其實真柴胡無幾.須揀去別種.用淨柴胡.苗、主治卒聾.搗汁頻滴之.

銀州柴胡(宣、治勞熱.)治虛勞肌熱.骨蒸勞瘧.熱從髓出.小兒五疳羸熱.根長尺餘.微白.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撮要》

味苦辛.入足少陽經.功專入經達氣.入絡和血.升不上顛頂.下不散皮毛.故入膽而合其無出無入之性.得益氣藥則升陽.得清氣藥則散邪.陰虛火炎氣升者禁用.外感生用.內傷升氣酒炒用.根治中焦及下降用梢.有汗咳者蜜水炒.前胡、半夏為使.惡皂角.苗主治卒聾.搗汁滴之良.出江南古城山名齊界面者佳.內雜他藥.須揀淨用.銀州柴胡.宣治虛勞饑熱.骨蒸勞瘧.熱從髓出.及小兒五疳羸熱.根長丈餘微白.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分經》

苦微寒,膽經表藥,能升陽氣下陷,引清氣上行,而平少陽厥陰之邪熱,宣暢氣血,鮮郁調經,能發表最能和裡,亦治熱入血室,散十二經瘡疽,病在太陽者服之則引賊入門,病入陰經者服之則重虛其表,用宜詳慎。銀柴胡專治骨蒸勞熱、小兒五疳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崇原》

氣味苦平,無毒。主心腹腸胃中結氣,飲食積聚,寒熱邪氣,推陳致新。久服輕身明目益精。

(柴胡一名地熏,葉名芸蒿,始出宏農川谷及冤句,今長安及河內近道皆有。二月生苗甚香,七月開黃花,根淡赤色,苗之香氣直上雲間,有鶴飛翔於上,過往聞者,皆神氣清爽。柴胡有硬軟二種,硬者名大柴胡,軟者名小柴胡。小柴胡生於銀州者為勝,故又有銀柴胡之名。今市肆中另覓草根白色而大,不知何種,名銀柴胡,此偽充也,不可用。古茈從草,今柴從木,其義相通。)

柴胡春生白 ,香美可食,香從地出,直上雲霄。其根苦平,稟太陰坤土之氣,而達於太陽之藥也。主治心腹腸胃中結氣者。心為陽中之太陽而居上,腹為至陰之太陰而居下,腸胃居心腹之中,柴胡從坤土而治腸胃之結氣,則心腹之正氣自和矣。治飲食積聚,土氣調和也。

治寒熱邪氣,從陰出陽也。從陰出陽,故推陳 而致新谷。土地調和,故久服輕身。陰氣上出於陽,故明目。陽氣下交於陰,故益精。

愚按︰柴胡乃從太陰地土、陽明中土而外達於太陽之藥也。故仲祖《卒病論》言︰傷寒中風,不從表解,太陽之氣逆於中土,不能樞轉外出,則用小柴胡湯達太陽之氣於肌表,是柴胡並非少陽主藥,後人有病在太陽,而用柴胡,則引邪入於少陽之說,此庸愚無稽之言,後人宗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經解》

氣平.味苦.無毒.主心腹腸胃中結氣.飲食積聚.寒熱邪氣.推陳致新.久服輕身.明目益精.柴胡氣平.稟天中正之氣.味苦無毒.得地炎上之火味.膽者中正之官.相火之腑.所以獨入足少陽膽經.氣味輕升.陰中之陽.乃少陽也.其主心腹腸胃中結氣者.心腹腸胃.五臟六腑也.髒府共十二經.凡十一髒皆取決於膽.柴胡輕清.升達膽氣.膽氣條達.則十一髒從之宣化.故心腹腸胃中.凡有結氣.皆能散之也.其主飲食積聚者.蓋飲食入胃散精於肝.肝之疏散.又借少陽膽為生發之主也.柴胡升達膽氣.則肝能散精.而飲食積聚自下矣.少陽經行半表半里.少陽受邪.邪並於陰則寒.邪並於陽則熱.柴胡和解少陽.故主寒熱之邪氣也.春氣一至.萬物俱新.柴胡得天地春升之性.入少陽以生氣血.故主推陳致新也.久服清氣上行.則陽氣日強.所以身輕.五臟六腑之精華上奉.所以明目.清氣上行.則陰氣下降.所以益精.精者陰氣之英華也.制 方柴胡同人參、半夏、黃芩、甘草、大棗、生薑.名小柴胡湯.治少陽寒熱.同白芍、甘草、枳實.名四逆散.治胸脅痛.四肢厥冷.同人參、升麻、黃 、甘草、歸身、白朮、廣皮、生薑、大棗.名補中益氣湯.治勞傷倦怠.同人參、黃 、白朮、甘草、升麻、白茯、澤瀉、葛根、神曲.治暑傷元氣.同升麻、葛根等.能升陽散火.同白芍、丹皮、山梔、甘草、白茯、白朮、廣皮、歸身.名逍遙散.治肝膽鬱火.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經逢原》

即茈胡

苦平,無毒。入解表藥生用,清肝炒熟用。

《本經》主心腹腸胃中結氣,飲食積聚,寒熱邪氣,推陳致新,明目益精。

發明 柴胡能引清陽之氣,從左上升,足少陽膽經之藥。膽為清淨之府,無出無入,禁汗吐下,惟宜和解,以其經居半表半里。《本經》治心腹腸胃結氣,飲食積聚,寒熱邪氣,使清陽之氣上升。而胃中留結宿滯亦得解散矣。仲景治傷寒寒熱往來,脅痛耳聾,婦人熱入血室,皆為必用。小兒五疳羸熱,諸瘧寒熱,咸宜用之。痘疹見點後,有寒熱或脅下疼熱,於透表藥內用之,不使熱留少陽經中,則將來無切牙之患。虛勞寒熱多有可用者。勞有五勞,病在五臟,若勞在肝膽心包絡有熱,或少陽經寒熱,則柴胡為必用藥。勞在脾胃有熱,或陽氣下陷,則柴胡乃引清氣退熱之藥。惟勞在肺腎者,不可用。東垣補中益氣用之者,乃引肝膽清陽之氣上行,兼升達參、 之力耳。瘡疽用之者,散諸經血結氣聚也。今人以細者名小柴胡,不知小柴胡乃湯名也,若大柴胡湯而用銀州者,可乎?按︰柴胡為少陽經藥,病在太陽,服之太早則引寇入門。病在陰經,用之則重傷其表,誤人不可勝數。其性升發,病患虛而氣升者忌之。嘔吐及陰火炎上者勿服。若陰虛骨蒸服之,助其虛陽上逆,勢必耗盡真陰而後已。奈何操司命之權者,多所未悟也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長沙藥解》

【本經】味苦平。主心腹,去腸胃中結氣,飲食積聚,寒熱邪氣,推陳致新。久服,輕身明目益精。一名地熏。

味苦,微寒,入足少陽膽經。清膽經之鬱火,瀉心家之煩熱,行經於表裡陰陽之間,奏效於寒熱往來之會,上頭目而止眩暈,下胸脅而消硬滿,口苦咽干最效,眼紅耳熱甚靈。降膽胃之逆,升肝脾之陷,胃口痞痛之良劑,血室鬱熱之神丹。

《傷寒》小柴胡湯柴胡半斤,半夏半升,甘草三兩,黃芩三兩,人參三兩,大棗十二枚,生薑三兩。治少陽傷寒中風五六日,往來寒熱,胸脅苦滿,默默不欲飲食,心煩喜嘔。以少陽之經,居表陽裡陰之中,表陽內郁,則熱來而寒往,裡陰外乘,則熱往而寒來。其經行於胸脅,循胃口而下,逆而上行,戊土被克,膽胃俱逆,土木壅遏,故飲食不納,胸脅滿而煩嘔生。少陽順降,則下溫而上清,少陽逆升,則下寒而上熱。熱勝則傳陽明,寒勝則傳太陰。柴胡、黃芩,清瀉半表,使不熱勝而入陽明,參、甘、大棗,溫補半里,使不寒勝而入太陰,生薑、半夏,降濁陰之沖逆,而止嘔吐也。又治腹中急痛者,以膽胃逼迫,則生痞痛。參、甘、大棗、柴胡、黃芩,內補土虛而外疏木郁也。治婦人中風,經水適斷,熱入血室,寒熱如瘧,發作有時者,以經水適斷,血室方虛,少陽經熱,傳於厥陰,而入血室。夜而血室熱作,心神撓亂,譫妄不明。外有胸脅痞滿,少陽經證。肝膽同氣,柴、芩清少陽經中之熱,亦即清厥陰血室之熱也。

大柴胡湯柴胡半斤,黃芩三兩,半夏半升,生薑五兩,大棗十二枚,芍葯二兩,枳實四兩,大黃二兩。治少陽傷寒,汗出不解,心中痞硬,嘔吐而下利者。以少陽半表陽旺,熱勝而傳陽明,汗愈洩而胃愈燥,故汗出不解,甲木侵迫,戊土被逼,胃氣鬱遏,水谷莫容,故吐利俱作。胃口壅塞,故心中痞硬。少陽證罷,便是陽明之承氣證,此時痞硬嘔利,正在陽明少陽經腑合病之秋,柴、芩、芍葯,清少陽之經,枳實、大黃,瀉陽明之腑,生薑、半夏,降濁氣而止嘔逆也。

《金匱》鱉甲煎丸方在鱉甲。用之治病瘧一月不差,結為癥瘕。以瘧邪亦居少陽之部,柴胡所以散少陽經氣之痞塞也。

寒性閉塞而營性發散,傷寒則寒愈閉而營愈發,發而不通,遂裹束衛氣而生表寒,遲則陽郁而後發熱。風性疏洩而衛性收斂,中風則風愈洩而衛愈斂,斂而不啟,遂遏逼營血而生裡熱,遲則陰鬱而後惡寒。陽盛於三陽,陰盛於三陰,少陽之經,行於二陽三陰之中,半表半里之介。半里之陰乘於外,則閉藏而為寒,及其衰也,內郁之陽,又鼓發而為熱,熱來則寒往矣。半表之陽發於內,則蒸騰而為熱,及其衰也,內郁之陰又裹束而為寒,寒來則熱往矣。陽明之不能熱往而寒來者,陽盛於表也,太陰之不能寒往而熱來者,陰盛於裡也。足少陽以甲木化相火,順則下行而溫水髒,相火下秘,故上清而下暖,逆而上行,出水腑而升火位,故下寒而上熱。下寒則半里之陰內旺,所以勝表陽而為寒,上熱則半表之陽外旺,所以勝裡陰而為熱。表陽裡陰,各居其半,均勢相爭,勝負循環,則見寒熱之往來。陰勝則入太陰之髒,但有純寒而熱不能來,陽勝則入陽明之腑,但有純熱而寒不能來。

入腑則吉,徐用承氣,瀉其內熱而外無別慮,入髒則凶,急用四逆,溫其裡寒而未必萬全,是以入髒為逆,入腑為順。然入腑失下而亦有死者,究不如在經之更順也。方其在經,陰陽搏戰,勝負未分,以小柴胡雙解表裡,使表陽不至傳腑,裡陰不至傳髒,經邪外發,汗出病退,此小柴胡之妙也。

足少陽經,自頭走足,行身之側,起於目之外眥,從耳下項,由胸循脅,繞胃口而下行,病則逆行,上克戊土而刑辛金。以甲木而克戊土,胃無下降之路,則氣逆而作嘔吐,以相火而刑辛金,肺無下降之路,則氣逆而生咳嗽。辛金被賊,則痞塞於胸脅,戊土受虐,則脹滿於腹脅,以其經氣之結滯也。木氣盛則擊撞而痛生,火氣盛則熏蒸而發熱。凡自心脅胸肋而上,若缺盆頸項,若咽喉口齒,若輔頤腮顴,若耳目額角,一切兩旁熱痛之證,皆少陽經氣之逆行也。少陽甲木,居於左而行於右,邪輕則但發於左,邪旺則並見於右。柴胡入少陽之經,清相火之煩蒸,疏木氣之結塞,奏效最捷。無論內外感傷,凡有少陽經病,俱宜用之。緣少陽之性,逆行則壅迫而暴烈,順行則松暢而和平,柴胡清瀉而疏通之,經氣沖和,則反逆為順而下行也。

肝膽表裡相同,乙木下陷而生熱者,凡諸淋濁洩利之類,皆有殊功。以其輕清蕭散,甚與肝膽之鬱熱相宜。熱退郁消,自復升降之舊,故既降少陽之逆,亦升厥陰之陷。痔漏之證,因手少陽之陷,瘰疬之證,因足少陽之逆,並宜柴胡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滇南本草》

柴胡,味苦,性微寒,陰中陽也。入肝、膽二經,傷寒發汗解表要藥。

退六經邪熱往來,痺痿;除肝家邪熱勞熱,行肝經逆結之氣,止左脅肝氣疼痛。治婦人血熱燒經,能調月經。

(補注)傷寒症發汗用柴胡,至四日後方可用,若用在先,陽症引入陰經,當忌用。發汗用

──務本卷三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雷公炮炙論》

雷公雲︰凡使,莖長軟、皮赤、黃髭鬚。出在平州平縣,即今銀州銀縣也。西畔生處,多有白鶴、綠鶴於此翔處,是柴胡香直上雲間,若有過往聞者,皆氣爽。

凡採得後,去髭並頭,用銀刀削上赤薄皮少許,卻,以粗布拭了,細銼用之。

勿令犯火,立便無效也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蒙筌》

味苦,氣平、微寒。氣味俱輕,升也,陽也,陰中之陽。無毒。州土各處俱生,銀夏(州名,屬陝西。)出者獨勝。根須長如鼠尾,一二尺餘;香氣直上雲端,有鶴翔集。八月收采,折淨蘆頭。療病上升,用根酒漬;中行下降,用梢宜生。畏女菀藜蘆,使半夏一味。乃手足少陽、厥陰四經行經藥也。瀉肝火,去心下痰結熱煩,用黃連(豬膽汁炒。)為佐;治瘡瘍,散諸經血凝氣聚,與連翹同功。止偏頭疼,胸脅刺疼及膽癉疼痛;解肌表熱,早晨潮熱並寒熱往來。傷寒門實為要劑,溫瘧證誠作主方。且退濕痺拘攣,可作濃湯浴洗。在髒主血,在經主氣。亦婦人胎前產後,血熱必用之藥也。經脈不調,加四物秦艽牡丹皮治之最效;產後積血,佐巴豆三稜莪術攻之即安。又引清氣順陽道而上行,更引胃氣司春令以首達。亦堪久服,明目輕身。葉名芸蒿,辛香可食。

(謨)按︰《衍義》雲︰《本經》並無一字治勞,今人治勞方中,鮮有不用,誤世甚多。

嘗原勞怯,雖有一種,真髒虛損,復受邪熱,熱因虛致,故曰勞者牢也。亦須斟酌微加,熱去即當急已也。設若無熱,得此愈增。《經驗方》治勞熱青蒿煎丸,少佐柴胡正合宜爾,故服之無不效者。《日華子》竟信為實,就注《本經》條下,謂補五勞七傷,除煩而益氣力。《藥性論》又謂︰治勞乏羸瘦,是皆不智,妄自作俑者也。若此等病,苟無實熱,醫者執而用之,不死何待!本草註釋,豈可半字鹵莽耶?萬世之後,所誤無窮,誰之咎也。明達之醫,固知去取;中下之士,寧不蹈其轍哉!非比仲景治傷寒,寒熱往來如瘧之證,制大小柴胡及柴胡加龍骨、柴胡加芒硝等湯,此誠切要之藥,萬世之所宗仰,而無罅議者也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衍義》

《本經》並無一字治勞,今人治勞方中鮮有不用者。嗚呼!凡此誤世甚多。嘗原病勞,有一種真髒虛損,復受邪熱,邪因虛而致勞,故曰勞者牢也。當須斟酌用之,如《經驗方》中,治勞熱青蒿煎丸,用柴胡正合宜耳,服之無不效。熱去,即須急已。若或無熱,得此愈甚,雖至死,人亦不怨,目擊甚多。《日華子》又謂補五勞七傷。《藥性論》亦謂治勞乏羸瘦。若此等病,苟無實熱,醫者執而用之,不死何待!註釋本草,一字亦不可忽,蓋萬世之後,所誤無窮耳。苟有明哲之士,自可處治。中下之學,不肯考究,枉致淪沒,可不謹哉?可不戒哉!如張仲景治寒熱往來如瘧狀,用柴胡湯,正合其宜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雷公炮製藥性解》

味苦,性微寒無毒,入肝膽心胞絡三焦胃大腸六經。主傷寒心中煩熱,痰實腸胃中,結氣積聚,寒熱邪氣,兩脅下痛,疏通肝木,推陳致新。半夏為使,惡皂莢,畏女菀、藜蘆,犯火無效。

按︰柴胡氣味升陽,能提下元清氣上行,以瀉三焦火。補中益氣湯用之,亦以其能提肝氣之陷者,由左而升也。凡胸腹腸胃之病因熱所致者,得柴胡引清去濁而病謝矣,故入肝膽等經。《衍義》曰︰《本經》並無一字言及治勞,今治勞多用之,誤人不小,勞有一種真髒虛損,復受邪熱,邪因虛而致勞者,宜用,後世得此數言,凡遇勞證,概不敢用,此所謂侏儒觀場,隨眾喧喝矣。惟勞證不犯實熱者,用之亦能殺人,誠所當慎,咳嗽氣急痰喘嘔逆者禁用,以其上升也。傷寒初起忌之,恐引邪入少陽經也。

雷公雲︰凡使莖長軟皮赤,黃髭鬚,出在平川平縣,即今銀州銀縣也。西畔生處,多有白鶴綠鶴於此翔處,是柴胡香直上雲間,若有過往,聞者皆氣爽。凡採得後,去髭並頭,用銀刀削去赤薄皮少許,卻以粗布拭淨,細銼用之,勿令犯火,立便無效也。注雲︰柴胡乃少陽經藥也,久服令人肝膽平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藥鑒》

氣平,味微苦,氣味俱薄,無毒,升也,陰中之陽也。主左右脅下刺痛,日晡潮熱往來。

在此其能除手足少陽寒熱也。大都中病即已,不可過用,為其氣味俱薄,多散故耳。治勞方中用之者,以其能提清氣從左而旋,以卻邪熱耳。又止偏頭疼,胸脅痛,療肌解表,疏邪清熱。君黃芩,傷寒門實為要劑。主常山,溫瘧症誠作主方。與白芍同用,能抑肝而散火。與黃連同用,能涼心而解熱。經脈不調,入四物秦艽續斷牡丹治之最效。產後血積,用四物三稜莪術馬鞭草破之極驗。逍遙散用之,散郁氣而內暢。補中湯用之,提元氣而左旋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圖經》

柴胡(圖缺),生洪農山谷及冤句,今關陝、江湖間近道皆有之,以銀州者為勝。二月生苗,甚香。

莖青紫,葉似竹葉,稍緊;亦有似斜蒿;亦有似麥門冬而短者。七月開黃花,生丹州結青子,與他處者不類;根赤色,似前胡而強,蘆頭有赤毛如鼠尾,獨窠長者好。二月、八月采根,曝干。張仲景治傷寒︰有大、小柴胡及柴胡加龍骨,柴胡加芒硝等湯,故後人治寒熱,此為最要之藥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名醫別錄》

微寒,無毒.主除傷寒,心下煩熱,諸痰熱結實,胸中邪逆,五臟間游氣,大腸停積脹,及濕痺拘攣,亦可作浴湯.一名山菜,一名茹草.葉,一名芸蒿,辛香可食.生洪農及宛朐.二月、八月采根,曝干.(得茯苓、桔梗、大黃、石膏、麻子仁、甘草、桂,以水一斗煮,取四升,入硝石三方寸匕,治傷寒寒熱、頭痛、心下煩滿.半夏為之使,惡皂莢,畏女菀、藜蘆.)

《本經》原文︰柴胡,味苦,平.主心腹去腸胃中結氣,飲食積聚,寒熱邪氣,推陳致新.久服,輕身明目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藥籠小品》

苦微寒。

能升清陽,為足少陽膽經表藥,同黃芩治往來寒熱,心煩欲嘔、口苦耳聾、熱入血室等症。

陰虛火炎禁用。

銀州柴胡治久瘧成虛,或肌熱骨蒸,同地骨皮、青蒿、鱉甲,再加育陰之品治之。


柴胡圖片

圖片

柴胡《本草思辨錄》

人身生發之氣,全賴少陽,少陽屬春,其時草木句萌以至鬯茂,不少停駐。然當陰盡生陽之後,未離乎陰,易為寒氣所郁,寒氣鬱,則陽不得伸而與陰爭,寒熱始作。柴胡乃從陰出陽之藥,香氣徹霄,輕清疏達,以治傷寒寒熱往來,正為符合。鄒氏所謂鬯郁陽以化滯陰也。

凡證之涉少陽者,不獨傷寒也。如嘔而發熱,嘔屬少陽也,熱入血室,寒熱有時,屬少陽也(論凡三條惟此用小柴胡湯);大柴胡湯下用柴胡,心下滿痛,屬少陽也。至治勞用柴胡,寇氏執定虛損而受邪熱,有熱者始可。瀕湖駁之,則以勞在少陽與他經有熱者悉宜之。

鄒氏又以二家之說,皆似勞非勞,如金匱所謂五臟虛熱之熱,其虛勞之宜柴胡與否,仍置不論。竊謂虛勞而用柴胡,仍當以少陽為斷。少陽與厥陰,離合只在幾微,熱則為少陽,寒則為厥陰,有寒有熱,則為少陽兼厥陰。虛勞有損及肝者,其脈必弦,弦脈亦屬少陽。仲聖薯蕷丸有柴胡,何嘗不治虛勞,何嘗有發熱之外證。再核之保命集之柴胡四物湯,局方之逍遙散,一治虛勞寒熱,一治血虛寒熱,皆病之涉少陽者,薯蕷丸何獨不涉少陽。即四時加減柴胡飲子,退五臟虛熱,虛鄰於寒,虛熱與盛熱自殊,正少陽之分際,盛熱則不可以柴胡治矣。

孫琳以柴胡治勞瘧熱從髓出,雖骨髓為肝腎所隸,而瘧發於膽,膽與肝為表裡,故少陽之氣治,則骨髓之熱已。推之聖濟總錄治小兒骨熱,潔古謂產後血熱必用,皆有少陽相關之理。蓋小兒之陽,陽而稚者也。產後之血,傷及肝膽者也。扶其生氣,正惟柴胡為當。特不善審昔人用柴胡之方不勝枚舉,不必皆柴胡知己,而用之而有效者,非無故也。試即東垣補中益氣湯言之,少陽之火,即氣食少火之火。少火者,不寒不熱,脾得之而升,肺得之而降,過寒過熱,皆能犯胃作嘔。胃豈可升,其氣之陷者,實少火之不足也。柴胡升少陽而使適於中,則少陽自遂其生生之性而脾肺悉受其蔭,此即十一經取決於膽之謂也。東垣以柴胡為升陽本經柴胡去腸胃中結氣,謂大柴胡湯用柴胡即去腸胃中結氣,原非不是。然諸承氣湯何以俱不用柴胡,本經所主,亦非專屬腸胃。夫大柴胡湯之為治也,在金匱曰心下滿痛,在傷寒曰嘔不止,心下急,鬱鬱微煩,曰熱結在裡,復往來寒熱,其用柴胡,豈只為腸胃中有結氣。洄溪疏柴胡,謂本經治效皆主腸胃,已不善會本經,而又以為腸胃藥非少陽藥,則尤可異之至。洄溪不既雲木能疏土乎,柴胡惟能達少陽之木氣而後少陽得於腸胃疏其頑土,本經蓋就